互逆

*歪明歪,双明因素有

*atAU,人类近乎灭绝,魔法师都是疯子

*除了小明的肤色外全是ooc

*拔草用,我有一万年没有写文了

*一些无关紧要的解释在最后

*文笔辣鸡,改变巨大

*小明类似IK,歪歪类似甘特以外的企鹅

*大概是甜的

*以上

——————————————

门被打开了,带起了一阵轻柔的微风,一点声音也没有。

歪歪端着咖啡走了进来,他清楚的感觉到本来装着热腾腾咖啡的陶瓷杯子一瞬间冷了下来,冰凉的手感通过杯柄传过来,像是一条冰冷的蛇。

屋内灯火通明,各种颜色的液体盛放在各式各样看起来十分高端的瓶子里,齐整的摆在桌上,有的装在圆底烧瓶里,在淡蓝色的火焰中翻滚着,以糖...

酒是喜剧

*歪明歪

*ooc

*原设来自翠太太,三次制作,有私设

*对不起云兮的好脑洞,被我弄成这个鬼样子

*废话连篇,比喻成堆

*部分词组来着张爱玲老师的《红玫瑰与白玫瑰》小说集

————————————————————————————

乌色的玻璃窗台之后是无穷无尽的黑夜,偶然有几颗苍老的星星穿过漫长的隧道卖弄着它们几百年前的耀眼辉煌。运气不好的大概已经在众人所吟咏的叹词中伴随着一阵鲜红明媚的带着声音的光华降格成为陨石。但相对的,总有是那么细软的新生的禾草一般诞生的吧,微笑着将自己的容颜传送给千百年后的人们(如果那个时候人类还没有把自己作死的话),再在不知过了几亿几兆年之后安然结束它作为...

PLANET MINE

*新cp——马纪【鼓掌】【事实上并没有cp感】

*笔者因为抓住了四月的尾巴高兴的要跳起来

*OOC

*转化心情用,炫技有【倒不如说满篇炫技】

*以下正文

——————————————————————————

云兮不记得是在几岁的时候被发现异样的了。

    四岁?三岁?两岁?或者在更小的时候,连自己都完全没有发觉的时候?记忆的尽头是粉红色的劣质奶油所覆盖着的蛋糕,显然它无法告诉她一个算不上准确的数字。

    蛋糕周围是黑漆漆的人影,模糊的好像只要稍稍触碰就会散了似的。

   ...

举头三尺有神明

*贵乱系列,伪三角恋

*有了剧情没了文笔【不不不也没有剧情】

*伏笔众多,bug巨大

*笔者能一直保持如此**也是不容易

*樱桃味布朗尼炸弹夹心风味

*以上

————————————————————

阿班身上穿着最常见款式的校服,红杠杠列在上面,一点生气也没有,衬衫被烫平得像刚刚生产出来的还残存着树木哀嚎的白纸,从拼接的地方稍微露出一节造型优美的颈脖来,与一截纤细的被细心编制成三股辫造型的红线。

红线上串着三个小指甲盖大小的一块被雕刻成释迦牟尼的玉,质地温和如水,但也是上世纪烂大街的款式。

总的来说,阿班相当普通,仿佛一个转头就会在人群中消失不见的普通。但是没关系,那块看起来...

生活与奇迹

*cp倪畅,注意避雷

*ooc ooc ooc

*老周生贺

*一点不好吃,老周对不起

*老婆婆的裹脚布

*逻辑不清,可能有bug,设定老土,乱撒狗血

*以下作为反面教材的正文

——————————————————

    讲真的,作为一个经过了足足九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洗礼的爱国爱校爱科学的三好少年,当基王发现他所看到的映在水平镜面上的俏丽的影子是“存在”的而不是仅是个“魅影”时,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内心崩溃——好吧,往好的地方想,他好歹没有患上那些奇奇怪怪的疑难杂症,也不是他单方面的“情爱妄想”,毕竟,就算是神经病,也不会幻想一个幽灵(...

叶砸的叶是童话的叶

*曦叶向

*根本不会写新cp的渣lo主

*花吐症的老梗

*之前食己少女的paro,少年与大小姐的故事
(这剧情,小铭妥妥诚哥啊)

*题目与正文无关

*文笔小学生

*剧情驴头不对马嘴

*翠太太我喜欢你啊!

*以上

—————————————————————————

叶砸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

她咳了咳,从舌尖尖端卷出一瓣湿漉漉的,带着少女特有香气的嫣红色花瓣。

她皱了皱眉,又撇了撇嘴,把花瓣尖着指甲撚起来,丢到一旁手工制的约有一株牡丹那么大的籐篮里,漆着金棕色光线的篮子像是少女柔顺的长发,而此时里面装着近乎满满一篮的花瓣。

篮子底下的藤蔓隐隐约约透露出些雪白色来。

应该...

圣诞节贺文

*赶上了!

*不过既然是赶所以。。。慎入

*ooc不多说

*短极了

*那么,现在谁想要一点儿带着焦糖风味的双班?

————————————————————————

少年站在被设计成铃铛样式的路灯下,麦芽色的灯光像是小飞侠的仙尘一般从空气中落下,照亮了他的发顶。

手机屏幕冷白色的光映在他脸上,没有什么明显的表情,却依旧像是打开了礼物的孩子一般,只不过将名为欣喜的情感悄悄的埋在了眼底。

他的拇指在光滑的像是冰面的屏幕上滑动着,又时不时抬头看看,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的确是在等待着谁,不过在她还未出现之前,我们可以猜想她成圣夜的精灵。

手机右上角的时间慢慢悠悠的变成了“8:00”。...

【发】

给海绵的慰问品,800字作文,cp倪马(不是脏话)。

有那么一个伟人说过,写别人cp的人,就要有被写cp的觉悟。

慎入,OOC突破天际。

以上。

————————————————————

石楠刚刚洗完了头,因为被水滴完全浸透湿润了,及腰的长发被窗外小米色的日光照的闪闪发亮,像是披了一条明亮的彩带,直直的顺着地心引力的方向堪堪垂下,像是在喝黑巧克力时雪白的瓷杯上流下的一束束黑中夹着暗红色的可可渍。

发尾像是雀喙,衔着绿豆大小的水滴,晶莹剔透的像是一面圆润的干净无暇的镜子,落下的破碎声便是那雀鸣。

每个发尾上都缀着一面镜子,每一面镜子都十分尽责的映照出不同角度的基王的脸。

她伸手拧...

小甜饼上淋蜂蜜

*第一人称我的噩梦


*大概是甜甜的,所以不要对文笔抱有太大希望


*考完试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超级短打的两篇段子


--------------------------------


小甜饼:


在现在的这个社会上,有非常,非常多的东西,以及称呼,是看颜值的。


举个最最简单的例子,当一个人能吃很多时,长的好看的,我们一般称之为吃货,而长的不好看的,勉勉强强叫一声饭桶便已经是相当至仁至义的了。


而现在,在我安安静静面前坐着的这个,或者说这只稀有的不得了的班长,就属于前者。


如果让我像证明一个观点一样说出论据,我大概能毫不犹豫的信口开河出理由123,但...

这只是一个有病的脑洞

*无cp向


*瞎眼,不要点进来,初始文风无法直视


*发泄向,意识流,看懂的我爱你们,没看懂我也爱你们


---------------------------

我的手直到现在还是抖着的。


虽然幅度不是很大,至少写字是没问题的。


不过我想,任何的正常人,你知道我指的是没有精神病的不是变态的正常人,在面对一个即将要被撬开的脑袋时,发抖都是一件无比正常的事。


更何况,这脑袋的主人还是我谈了两年半的现任女友。


你可以叫她小银,或者小白,或者小透,白加黑,黑加白,她不会介意的,一般我是叫她s酱,因为她毕竟是我的现任女友。


即是她现在紧紧的闭着眼睛,就好像被质量...

© 一箱松子|Powered by LOFTER